首页 微信列表 热门看点

【聆听铜陵】--游浮山

公众号:铜陵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16-12-19 11:29
文章正文

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,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10:26 聆听铜陵 来自铜陵新闻网

游浮山

文\刘才友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

深深的一个梦,是谁一挥笔,洒下几个墨点,便成就了这样一幅大写意:三分山色,七分水光。浮山,完完全全是从一代代文人心目中流淌出来的梦幻,凝着心血,结着灵气,聚着神往———山是被江南灵秀呵护着的禅心,空也就空了,却那么模糊,隐秘,苍凉;水是被诗意文气滋润着的顿悟,浮也就浮了,却那么空明、孤独、落寞。


白荡湖的水却那么好,活泼,顽皮,善解人意,竟那么喜欢把山晃动起来,就像小姐姐一个劲儿晃着婴儿的摇篮,摇啊摇,摇啊摇,不知疲倦,永不停息…… 

雾和雨也时不时地过来凑凑热闹,仿佛单相思的女子,用她清香的纱帕,小心翼翼地把山包裹起来,使最坚固的峰峦也柔软了心肠,浮在千年迷梦里,一把一把抹去人生的遗恨。

南宋诗人陈度游浮山,感觉不是人在游,而是“梦与云游”。偏偏人生太世俗,春风得意之人,竟不能承受生命之轻;命运不济之士,又不能承受生命之重;所以呀,人们都喜欢浮在梦里,梦又喜欢浮在云中,云又喜欢浮在山间,———这样,山、水、云、梦、人,就融为一体了,迷幻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中。恍恍惚惚,悠悠荡荡,山也浮,水也浮,梦也浮,人呢?恐怕早已不知今夕是何年了。

所以呀,游浮山,要选择一个薄雾轻愁的日子,携一颗伤感失意的心灵,在哀怨的唐诗宋词里,披着小雨,拄着细竹,穿着草鞋,一步一步地,飘进云里,裹进雾里,做那一生一世无欲无求的梦。

也正如此,众多的文人墨客,因了种种的浮浮沉沉,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。他们携着尘世的风,淋着怪诞的雨,把一颗失落的心托付给苍天与明月,江湖与群峰。自以为轻松,自以为飘逸,自以为超脱,逍遥于天地之间,浮游于江渚之上,视浮山为一丛玉种,袖于身上,把玩掌间,惬然自足,怡然自得。那么多的诗情画意就从这玲珑剔透的玩赏中自然而然地流泻出来,由得后人羡慕不已。

王安石来到浮山,正是“天下犹为小,何论眼底山”的时候,他春风得意,即将步入最高庙堂,像展翅的鲲鹏,挟“水击三千里,抟扶摇而上九万里”的气魄,何曾把小小的浮山放在眼里?“浮云装额能自卷,缺月琢钩相与悬。”是啊,浮山算什么?只不过是他额上一缕皱纹,鬓间一根白发罢了。他挥一挥手,把那洒脱而奔放的背影留进浮山的记忆。

而贬居江州的白居易披着蓑戴着笠,强忍着一腔的悲愤与失落,驾一叶扁舟,在烟雨迷蒙中,像一片苇叶飘到峰顶,“细认江流分笠处,界寻烟树辨毫毛”。就算将那份失意的眼珠子睁圆瞪裂,也很难辨清眼前的无情水,脚底的缥缈峰,更何况那些从不理会人世烦恼的烟树与迷情?满眼的烟云,满心的迷惘,似水流连,如风纠结,长长的叹息,久久的徘徊,说什么“登临一望水滔滔,还被蓬莱压巨鳌”。谁是蓬莱,谁是巨鳌,不问可知,其悻悻然天涯沦落的形象,依然浮现在今人眼前.

元代书法大家赵孟頫则把满腔的不平与愤懑强加给浮山,说浮山“本是天上种”,“流落到人间”。是上天发配下界的,美则美哉,僻却僻绝。真是应了那句老话,“山不在高,有神则灵;水不在深,有龙则名”。而为人处世都极其老实的刘大櫆,一篇《浮山记》,写实极工,描写特细,朴实生动,惟独没有发挥文人应有的浪漫和想象;还是他写浮山的诗好,“空廊万结坐,明星照栏杆”,其时明月当空,浮雾涌动,山气氤氲,水光接天,又有寺僧步月,品茶,下棋,悟道,多么空灵,多么美丽啊! 

浮山是飞不出去的,生命也自然无法挣脱形体的束缚而逍遥。在袁宏道先生的心目中,浮山究竟有没有浮起来飞出去,那就只有浮山自己知道了。

少年不识愁滋味,看山似水,看水似山,又偏偏喜欢收集山的云魄,水的精魂,竟然相中了浮山的荒凉与冷寂,在秋雨瑟瑟之中,把一颗飞扬的心丢失在九曲洞里,至今没有收回来。

推荐阅读

【城市影像】-- 枞阳李家祠堂

【聆听铜陵】--小城初雪

市纪委通报五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典型案例

安徽人免费游黄山啦!从本月14号开始,只需带上你的身份证!

播音:逐声   制作:邢琛

编辑:方超

广告合作:0562-2862152      530344469(QQ号)


领导说了:你点一个ZAN小编工资涨五毛!

内容要点: 【聆听铜陵】--游浮山

文章评论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